二十章喝点儿(1/2)

加入书签

  帝姬惑最新章zi乾儿的手里提着一口真气刚要回身动手:“是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乾儿大喜

  “刚刚正潜入宫中去看你就看见你火急着跑了出来出了宫还扔了马料你有什么大事儿就跟着想助你一臂之力”

  “舅舅没有什么事儿我怕小墨儿不安全所以过来看一看”乾儿咬了一下嘴唇追风看着他紧锁的双眉心里立时明白

  “走找个地方喝点儿”追风问他

  “喝点儿”乾儿笑了笑可是眉毛依旧拧在一起

  “我带你去我那儿”追风轻笑着

  “好”

  银消楼

  银潼在二年前去世整个银消楼自然交到了追风的手中

  在银消楼主楼的一个小阳台上爷俩对坐在一个小案前面案上只放了几盘小样儿花生米葵花籽油酥豆

  追风给乾儿倒了一杯se渍发黄的老酒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酒你好好喝喝是你娘亲的女儿红我只剩了半坛一直舍不得喝”

  “我娘亲”乾儿不解

  “洛婉”追风皱着眉头

  “噢”乾儿浅浅的饮了一小口

  “当年有个老者曾经给过你娘亲一诗:

  ri月共殒秋朝凉

  尘雾难分混乾坤

  云熙共挥干戈血

  花凋何换女儿红”追风慢慢的吟着

  “这……诗里包含了好多的人名儿”乾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在心中

  “是啊给你娘亲诗的人是位老者上知天下知地理因为有些事情泄露多最后终至身残可是细细想来这诗中的人物悉数登场……”追风一干而尽

  “舅舅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尽管说我……终归只有你一个亲人……”乾儿低下了头用一只手来回的转着手中之杯

  “我想说这诗里的人现在基本上全可以对上号了只说明一点他们是你娘亲也好亲爹也罢还有你与其中任何人的纠结……都逃避不了如果不能逃避那么就诚心面对不要想着……”追风抿了一下嘴还是说了说来:“退缩”这两个字的口气尤其加重

  “舅舅……”乾儿的头事低了

  “戈儿无论怎么样都是你的亲弟弟同父异母的都有割不断的血脉何况你们同父同母的”追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错了”乾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现出丝丝的悔意

  “其实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所有君主都通犯的忌讳罢了其实我能理解也很……高兴”

  “高兴舅舅你不怪我心过于狠了些”乾儿终于抬起了头直视着追风

  “不怪这是正常的有些事情要站在彼此的角想想也许我是你命都不会留于他了”追风给自己倒了一杯回手又把乾儿喝了一小半的酒杯添满然后盖上了酒盖

  “只能喝这些其它的留着你君临天下时我们共饮”追风笑道

  “嗯舅舅其实戈儿的眼睛没有真的瞎掉我只不过是……”他叹了口气“在我登基之后便会给他解药”

  他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他:“要么把戈儿交到舅舅的手中可好我知道舅舅会象疼我一样的疼他”

  “不行我没有时间照顾他他在那里……很好而且现在慕容熙还在他的身边我只希望慕容熙不要向他灌输一些不中用的东西以免将来再起乱由”追风点了点头

  “舅舅我们回宫吧我想带你去看一下小墨儿”乾儿咬了一下嘴唇终于接着说道:“再带你去看看娘亲……”

  追风听他这样说闭上了双眼点了点头

  二人来到宫中之时已然是夕阳将下整个帝宫染成了红se他们站在宫墙之上俯眼瞧去心情大好江山如画人心如醉追风轻轻的拍了一下乾儿的肩膀:“好呀要对得起这万好江山你看它火红一片将来定会昌盛无比”

  乾儿安心的点了点头他指着最远处的一个高塔说:“娘亲……她在那里”

  “嗯我们过去这一别十年如果你一无是处我哪有脸面看她现在你这个样我终于可以与她一会了”追风诚恳的说道一副安心知足的表情

  两个人到了平安塔的时候天空已然变的暗黑了乾儿看着塔外的光景不禁的皱起了眉头破落的有

章节目录